• 推荐课程
  • 暂无推荐课程

美术名家课堂:肖院长您好,我们是美术名家课堂视频拍摄团队,美术名家课堂是浙报集团在2018年为国内知名艺术家开设的视频教学平台.今天,我们将对您做一个关于美术教育、教学方面的采访。

肖峰(原中国美术学院院长):欢迎大家到这来,今天谈到艺术名家的课堂想做一些采访,我是很乐意的,可惜没有很好准备,本来应该像其他同志一样有所准备,言之有理 言之有物才行,既然你们都来了我们就随便谈谈吧。

美术名家课堂:大家都知道肖院长是著名的油画家,对于油画艺术有很高的造诣,请肖院长谈谈自己的油画求学经历和教学的经历。

肖峰(原中国美术学院院长):我是学油画的,在过去不是画油画的,因为我从小是在新四军长大的,从十一岁的时候开始参加新安旅行团,那时候是陶行知所组织的一个少年儿童团体,它是走遍了全中国宣传抗战,宣传生活即教育,社会即学校,行程四万五千里。

我记得朝鲜战争爆发的那一天,六月二十五日,我们也不知道战争爆发,就把我们六七个同志送到杭州来,当时刘开渠、江丰、倪贻德、莫朴、庞熏琹很多老师来考我们,我们就拿过去画的一些漫画、木刻、宣传画、速写给他们看,后来他们说这个可以呀,就把我们收下了,我们说要考吗?他们说这就是考试。这样子我们当时整个没有什么国画、油画、版画、雕塑,就是预科。

一些老的同志学生解放以后都毕业了,我们50年刚去,所以我们的学习过程是从战争当中起家,然后有机会得到培养,我正好分配在绘画系第三班。方增先、陈其、裘沙这样的一些同志一起,而且这个班正好是哪几个老师来教呢,他就是林风眠的助教叫苏天赐,还有王流秋就是从临安鹿邑来的,也是我们部队里到这里来的张怀江,温州的,他做班主任,这样来学。

因为苏天赐和林风眠先生很熟悉,他的助教,所以那时候林风眠先生在研究部,他下班中午到我们这看看,我们就拿速写、漫画给他看,他就鼓励我们,他说多大了,我说十八岁了,他说哦!十八岁,我十八岁比你差得远呢!他说我根本画不得你这么好,我说林先生你客气了,这样的情况之下我们就渐渐地进入了一个境界了。林先生说我相信你们会超过我们的,我说林先生开玩笑呢 我们是刚刚来。那时候正好学校里对这个油画不是很重视,因为刚从解放区刚来,都是从画年画、画连环画和宣传画比较多,所以说一开始我们还没有进入画油画里面,就画一点水彩。

所以说当时在文艺思想上新派画,就是现代印象主义以后,野兽派以后的一些现代派批判的叫新派画;另外对国画当中也有批判,觉得国画当中一些文人画过分的老传统,所以说解放初期有过提倡为工农朋友服务、为人民服务,要提倡大众化这样的东西,但是在一定的程度上对这样的东西有所忽视。所以说在这个情况下,我觉得周昌谷那个时候他是画新派画的。

因为我们是从部队过来的,因为是个党员,就叫我当支部委员管青年工作,后来江丰就跟我说了,他说像周昌谷这样的学生,他是搞现代资产阶级新派画,你是作为管学生工作的、青年团工作的,应该管管这个东西。我就找周昌谷谈,他说我不同意他的看法,他说黄宾虹我认为他就是现代的新派画,更新的话林风眠也是现代的油画和国画结合起来的,很有创造性。我说刚到没几天,没多久他说我带你去看黄宾虹,我到了黄宾虹那。黄宾虹很客气,一看到穿军装的一个人来了叫我赶快倒茶,叫我看,我看到签名簿上签的都是郭沫若、沈雁冰、周建人,我也不客气的签上名字了。他说你了不起,部队有很多有才能的人,艾青、王式廓、罗工柳、胡一川都到延安了;他说我愿意和你们做朋友,你要做我的学生我很愿意教,你不断的来,这样就对我思想开导很多。

所以对整个艺术的广泛理解,整个艺术是干什么的?艺术的追求是什么?它的审美价值是什么?我觉得从我到杭州的三年奠定了很好的基础和很好的认识。后来我们到林风眠先生家里去了,他说我们在教室里见到了,我看到你的画很好啊,他说可惜有很多园管在给他种花那一天,人太多,不方便谈,欢迎另外一个时间来,然后就经常有所接触。

和这些老先生接触了以后,给我有很大的帮助和了解,不仅是对单纯的油画还有整个中华民族的艺术,对整个的世界的艺术都有所理解,所以奠定了我进入艺术之门起了很大的作用,留苏的时候正好就选了我们了。当时第一年是52年派人去的,没什么考;第二年正规了就叫我们去考这个留苏,留苏我和全山石两个同志代表我们学校去考,也算是照顾我们学校,中央美院八个人去考,他们选了两三个,我们因为选的少就把我和全山石同志两个人选上了,选的时候也很快,徐悲鸿监考,艾中信等帮助他监考。中央美院有靳尚谊、詹建俊、蔡亮等七八个,最后反而我们录取了,中央美院也去了一些,所以说我感觉中西油画当中各有自己的特色。

我们的油画实际上一百多年的历史,现在说来已经有两百多年的历史了,但是我们最早是来自从法国从欧洲传来,然后一部分人是通过日本一些留学生传过来的,所以这个当中基本上是两个过程。

在印象主义以前整个油画的一个色彩的观念上,它是一个什么观念呢?就是一个黑白的观念,基本上色彩的调子就是酱油汤的调子,就是棕色的加白色加黑色然后染的那个东西。

以前最早的从文艺复兴开始,那时候的油画基本上是怎么进行的呢?油画凡·艾克他们开始形成这个画种,是从鸡蛋清画,鸡蛋调颜色,水粉画颜色开始的,所以当时画的是怎么画的一种过程,它的画叫做透明画法。所以说在文艺复兴的早期什么叫透明画法,一直到白俄的伦勃朗、鲁本斯这些都是透明画法。什么叫透明画法?开始在板上画,不是在布上画,然后在这上面用白颜色的油漆,它开始是用鸡蛋清调的,不是用油,鸡蛋清不是透明的吗,它和白色调起来,先画一个黑白的素描,就是黑白的在木板上画一个素描,然后只有三个颜色或者五个颜色,青的、蓝的、威尼斯红或者是黄。然后用油开始是用鸡蛋清染,要染多少层,要等油画大概三天到四天干,干了以后再染第二遍。一般的一张画你们现在看伦勃朗的那张画,我去临过他的画,要四十多遍,每隔四天才能干,你说要多少天一张画?是这么起来的。它中间叫透明画法,它是先开始一个黑白的稿子,然后就用颜色染上去,用什么染呢?用手指头在上面染,这个染呢一遍染不到位的,要很多遍,要染得很细致。原先有素描了嘛,为什么它这个染的都是暗部都是发冷的调子,亮部是黄的,中间是绿兮兮交接的地方,它正好是黑的加黄的,有些绿兮兮。你看达芬奇的、拉斐尔的很多画都是这么画起来的,和我们今天这样的一个油画条件根本不是一回事,这是透明画法。

然后到北欧的半透明画法,鲁本斯,维拉斯开兹这样的一些人进行。一直到了法国19世纪,法国是奠定了现实主义浪漫主义古典主义这样的。一直到1980年代,就是印象主义产生,在油画色彩上来了一个革命。它认为的理论就是世界上的色彩都是由于光所造成,由于光照射下来在屋子上产生反射形成不同的颜色,所以色彩整个系统的理论就出现了,有冷色、有暖色、有光谱,所以现在我们是根据这样的情况。

印象主义以后到后印象主义到野兽派,然后在创作思想上又有很多发展。我觉得我们今天油画是处在一个和我们整个国家经济政治发展一样的,它走上了一个新的很好的台阶,所以说我们的油画,在很多的观念上、很多的技法上、很多的意念上,都正在赶超欧洲或者其他的国家,所以我们今天很有发展前途。好,我这个就谈到这里。

美术名家课堂:肖院长您作为中国美术学院前院长,是一位德高望众的教育家,请您为油画初学者提供一些学习方法和建议。

肖峰(原中国美术学院院长)我觉得今天浙报集团举办这个名家谈艺术讲堂是很有意义的,因为说明我们国家在进步、艺术在发展,尤其是全方位的,不仅是我们民族的艺术而且世界的国际上的很多艺术,在我们这都占有一定的地位。

就拿油画来说、雕塑来说,当然古老的雕塑我们很多,因此我觉得我们学习过程当中这几点很重要。我觉得,首先我们是为什么去学这个东西很重要,我们是为了陶冶自己的性情,为了我们整个美好的生活,这是一个很重要的、人的执着的重要的方面。从全社会来说我们今天都提倡美,所以习总书记把美丽的建设设为一个目的,这个美丽包括人的心灵美、环境美,我们讲四美三热爱我们过去所提及的,所以我觉得对于它的重要意义和自己的目的性要很清楚;第二,我觉得要很实实在在的埋头苦干,学习艺术是需要花功夫的,它是要投入的,是要理解的,而且要奉献的。正因为如此我们在学习的时候,不是随便可以得到的,信手可以捡来的。没有艰苦的劳动,没有勤奋的精神,没有开窍的这种理智的话,我觉得很难学到这样的东西;第三,我们在学习的过程当中,除了刻苦开窍以外,我们要不断地明确它的目的以后,对它的美丽意义和价值得去多方位的了解,那是很重要的,特别是当前世界的艺术市场很复杂。

过去我们有马克思主义的美学论、文艺的概论,在西方的很多国家对这个艺术有各种不同的理解,所以说我们艺术是干什么的?为什么人的?我们怎么样把艺术更加完美这样的一些基本概念要清楚。在学习当中很多老一辈跟我们讲,没有什么简单的道路可走,唯有勤奋理解和制作的永远追求。我觉得这样我们的艺术才能真正成为一个艺术人,作为马克思主义恩格斯主义它讲,未来的共产主义是人人都是艺术家,这样一个美好的东西。那我们当然也不会不分什么专业,所以这是对我们社会进步的一个表现,所以我们想年轻的学者年轻的艺术追求者,应该本着我们民族传统当中,和世界的很多优秀的艺术家的成长之路,这是我们借鉴的明鉴。

所以我们沿着这条道路自然会成功的,但是也可能不会每个人都成为艺术家,因此作为一个人生的必须来要求的话,每个人都应该具有这样的一个素质。

(美术名家课堂摄制组 2019年3月)

课程教师

肖峰

教授、艺术教育家

原中国美术学院院长
中国美术家协会顾问
浙江省文联副主席
浙江美术家协会主席